公共艺术教育中心
Chinese  |  Favorites 
 首页  中心概况  师资队伍  教育教学  特色活动  精彩展示  资源共享  学校首页 
  Admission
 
 资源共享 
  资源共享
首页 > 资源共享 > 资源共享 > Content
 

民间魔术小史

2016-12-05  Click:[]

来自:http://www.baofeng.gov.cn/WenHua/ZhaoZhuang/20048/

中国民间魔术历史悠久,源远流长,据南北朝时任佑《述异记》记载,我国民间魔术已有五千多年的历史。

“魔术”是人们经过科学的思维、精密的设计、巧妙的手法创造的一种人们喜闻乐见的独特艺术。我国历史上魔术被称作“幻术”、“眩术”、“戏法”、“奇戏”、“鱼龙之戏”。一百多年西洋魔术传入中国后,才改称魔术。

人们把魔术的“魔”字,分解为上边一个麻痹的“麻”字,下边一个捣鬼的“鬼”字,通常戏称只要你(指观众)一麻痹,他(指魔术师)就捣鬼。有人把魔术概括为四句话,即:“听起来神出鬼没,演起来偷梁换柱,看起来捧腹大笑,点破了恍然大悟”。倒很贴切。

《述异记》中载:“冀州有乐,名蚩龙戏,其民三三两两,头戴牛角相抵。”这在历史上称为角抵戏。晋书《西京杂记》中说:“有东海人黄公,少时为术,能制蛇驯虎,佩赤金刀,以锋绘束发,立兴云雾,坐成山河。”张衡在《西京赋》中,对民间幻术也有记载。他记述说,汉武帝对幻术很有兴趣,非常重视,成为宫廷经常欣赏的一种艺术。东海黄公这位魔术师,能将锋利雪亮的刀子吞入腹内,并能吐出团团烈火,茫茫雾气。他还能用手指在地上一划,变能滚滚流水,使人看了赞不绝口。

三国时的曹操很懂音乐,善舞剑,能马上作乐施舞,并十分注重收罗奇才异士开展娱乐活动,在他的影响下,曹家几代人都善百戏。

《后汉书.左慈传》中“左慈戏曹”的故事,广为流传。左慈字元放,庐江人,从小就善变幻术。一日,曹操欢宴宾客,元放也在座。曹曰:“今日高会,珍馐略备,所少吴淞江鲈鱼耳!”元放接曰:“此可得也。”他取出贮有水的饲盘,以竹竿钓于盘中,引出一条鲈鱼。曹大笑,众客皆惊。曹又曰:“一条不周从席,可更得乎?”放又钓出一条三尺多长的鱼。曹继曰:“恨无蜀中生姜耳!”放曰:“亦可得也!”又变出许多四川生姜,围观者多惊叹他的法术。又日,曹操带百官到郊外游玩,备有丰盛的酒菜,准备野餐。左慈也随操行,只带了一斤酒,一斤肉脯。中午时,左慈自斟自饮外,还邀请其他的官员同坐一起喝酒吃肉,客人均吃得酒足饭饱,最后左慈的酒肉还有剩余。曹得知后,感到奇怪,仅仅一斤酒,一斤肉,怎能让这么多人醉饱呢?最后曹操才知道左慈是用了搬运法,将曹的酒菜偷来请客。曹一怒之下,要杀掉这个会妖术的左慈。谁知左慈却往墙上一撞,就无影无踪了。有关左慈的记载还很多,说他可以“死羊复活”、“掷杯飞鸟”、“即刻种姜”等。

曹操子曹植也是一位业余杂技艺术家,他喜欢斗鸡、走马、跳丸(抛球)、击剑。据说有个文士邯郸淳投操,曹操让他去拜见曹植,植与他交谈之前,邯郸淳沐浴,披头散发,袒胸露臀,表演了“胡舞”,接着跳丸、击剑,最后植与邯郸淳谈古论今,俳优千言。曹植还不断举行“百戏会”(杂技、魔术、气功、马戏、驯兽)。上有所好,下必甚焉,曹氏父子对民间幻术的喜爱,直接影响着民间魔术艺术的发展。

隋炀帝时,每年正月的“乐舞百戏”盛况空前,当时,从端门到建国门鼓锣喧天,万人空巷,设有盛大的演出场地,表演了幻术和气功,其精彩节目有《黄龙变》、《易马头》、《吐火》、《自肢解》,还有《驯兽》、《滑稽》、《马术》等,技艺均甚精湛,这反映了当时中原民间杂技、幻术的繁荣兴盛情况。诗人张福《大隋火》载:“车笃东来值太平,大腊三日洛阳城,少儿一使竿头绝,天下传呼万岁声。”就是对这一盛况的侧面反映。

唐朝年间,民间幻术出现了相互对比、相互竞争的局面,技艺强者组织“瓦舍”,次者“摞明地”演出,使我国出现了最早的魔术团,后来形成了民间“社火”。一遇春节、元宵节等重大喜庆节日,艺人往往云集京城比赛献艺。

清代山东兖州人乌三娘,自幼随父学艺,足迹遍豫、鄂、陕、冀等地。20岁就练成一身精彩技艺,尢善绝妙的绳技。1774年,乌三娘夫妻俩曾参加白莲教起义,在临城与清军对阵,身穿黄衣,双手舞刀,出入清军,皆莫能伤。清军惊呼说:“果有神术,不畏枪!”这位英雄的女演员表现出的英勇气概,使清军见而丧胆,为起义军壮大了声威。

当时民间艺人不断创出“高”、“难”、“新”的节目,如古戏法《吃火》、《九连环》、《罗圈献彩》、《箱中变人》、《吞剑》、《斩首术》、《遁术》等精彩节目都已经演得很纯熟,力学、药物学、光学等科学原理已在魔术中得到了应用,使魔术的表演艺术达到了新的高度。

清末,唐再丰编著的《鹅幻汇编》记述了当时经常演出的节目300多套,并把所演节目分为“彩法门”、“手法门”、“丝法门”、“符法门”、“药法门”等类,后又出版了《鹅幻续编》、《鹅幻余编》,总结了中国民间丰富多彩的系法。

随着近代国际的交往,中国魔术在西欧和世界各地广为传播,西欧和日本等国的魔术也进入了中国。1899年,中国魔术大师朱连奎首次到美国演出,他的精彩表演,使外国人为之倾倒,不少外国魔术师拜他为师,请求传播技艺。

“五四”运动后,韩秉谦魔术团在北京演出了新创巨型魔术节目《变驴》,轰动一时。留美学者魔术师李松泉回上海演出,极受观众嘉奖。

河南开封的相国寺与北京的天桥、南京的夫子庙齐名,是百戏活跃的场所,杂技、幻术、马术等民间艺人云集这里,每逢重大庆典都进行表演活动。河南的现代杂技演员赵新春(艺名一撮毛)表演的“上刀山”、“马术”,声震艺坛。

1993年德籍犹太人魔术师尼古拉到上海参加国际魔术大竞赛,我国著名魔术师张慧冲与他同台演出,大比赛中,张慧冲技高一筹,以“水遁”取胜,成为魔术界的佳话。

中国民间魔术史,虽然源远流长,但正史缺乏系统阐述。今仅择其要者联缀在一起,以为魔术爱好者探究这一学术领域的参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