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共艺术教育中心
Chinese  |  Favorites 
 首页  中心概况  师资队伍  教育教学  特色活动  精彩展示  资源共享  学校首页 
  Admission
 
 资源共享 
  资源共享
首页 > 资源共享 > 资源共享 > Content
 

《蝴蝶夫人》作品赏析

2018-11-14  Click:[]

《蝴蝶夫人》是意大利剧作家普契尼创作的歌剧,也是普契尼创作的一部伟大的抒情悲剧。该剧由雷基·伊利卡及乔赛普·贾科萨撰写剧本,并根据隆恩的故事及伯勒斯科的戏剧作为蓝本。歌剧脚本由伊利卡和贾科萨根据美国约翰·朗的同名小说和贝拉斯的同名话剧编成。

蝴蝶夫人故事的构想始于1900年,当普契尼得知了一个有关异国恋情的凄美故事后,脑海中逐渐诞生了“乔乔桑”这个传统日本女性形象——她在异国夫君与日本家庭文化间挣扎不已,甚至最后为爱而亡,惹人落泪。几经酝酿,一部全新的歌剧《蝴蝶夫人》产生了。

《蝴蝶夫人》于1904年2月在米兰斯卡拉剧院首演。如同普契尼其它伟大的作品一样,这部作品也历经波折才得以绽放光辉:由于观众无法接受奇特的舞台设计和奇异的音乐,《蝴蝶夫人》的首演并未取得成功,而是狼狈收场。据记载,《蝴蝶夫人》的首演变成了一场观众的闹剧,他们的嘲笑和嚎叫声常常淹没了音乐,一些人甚至大喝倒彩,并歇斯底里地谩骂,闹得演出不得不中途停演。对此,普契尼非常伤心和失望,但他没有失去信心,他认为失败的原因是多方面的,这里有他个人对戏剧的处理以及手法运用还不够精炼的缘故,也有观众审美口味的差异及对新风格不适应的原因。普契尼坚信《蝴蝶夫人》是具有强大生命力的,于是他便将《蝴蝶夫人》进行了较大的删改,于当年5月28日在布雷西亚的泰特罗格兰德重新上演并获得了巨大的成功。后来又于1906年在巴黎再次演出,这一次《蝴蝶夫人》受到空前好评。如今,它已经成为世界歌剧舞台上久演不衰的名作。

《蝴蝶夫人》是普契尼的三大名作之一,收到了全世界的喜爱。在《蝴蝶夫人》中女主人公的独唱,重唱贯穿整部作品,几乎是一部专门为女歌唱演员写的歌剧,为了体现作品的异国情调,作曲家运用了日本风格的旋律和五声音阶。剧中,普契尼在音乐上直接采用了《江户日本桥》、《狮子舞》、《樱花》等日本民歌来表明乔乔桑的艺妓身份和天真心理,具有独特的音乐色彩。他巧妙地把日本旋律同意大利风格有机地融为一体,而丝毫没有给人以不协调的感觉。多次转调和丰富的弦乐配器也被巧妙的运用,使这部作品具有极强的表现力。

《蝴蝶夫人》是一部抒情性悲剧,通过一个纯真,美丽的姑娘的悲惨命运,对自私自利,损人利己的资产阶级世界观进行了批判。歌剧具有室内抒情风格,它不追求复杂的剧情和外在的舞台效果,而是全力气刻画女主人公乔乔桑的心理活动。乔乔桑的咏叹调《晴朗的一天》是普契尼歌剧中最受欢迎的歌曲之一,也是歌剧选曲中最常见的女高音曲目。它运用较长的宣叙性的抒情曲调、把蝴蝶夫人坚信平克尔顿会归来与她幸福重逢的心情,描写得细腻贴切,体现了普契尼这位歌剧音乐色彩大师的高超创作手法。

和传统的歌剧不同,《蝴蝶夫人》序曲很短,快板,2/4拍。弦乐队以具有日本特色的赋格曲式演奏的形式奏出节奏局促、音响喧闹的主题,短促、轻快的节奏犹如日本人紧凑的步伐,人们立刻明白,这是用来烘托筹办婚礼时的忙乱气氛的。可不知怎的,它听上去并不喜悦,倒是隐隐地透出一种凶兆来。

《蝴蝶夫人》以日本为背景,故事发生在19世纪末明治时期的日本长崎海港。叙述女主人公乔乔桑与美国海军军官平克尔顿结婚后空守闺房,等来的却是背弃,乔乔桑以自杀了结尘缘。三月的春风再次苏醒沉睡的大地,画眉鸟飞上枝头筑起爱巢,在那个与我们一衣带水的国度里,樱花烂漫了富士山顶,蝴蝶再也等不到她离去了的平克顿丈夫的归来。我想象不出有那样的一个女人,为了爱,背叛了自己的家人,甚至背叛了祖先与信仰,只为了能在教堂里和自己爱的人向同一个神祈求平安与祝福,孤单单地一个人投奔向自己地爱情,从此,除了丈夫,她什么也没有了。可丈夫还是离她而去了,他告诉她当花儿盛开画眉婉转枝头的时候他就会回来,回来看他“甜蜜的小妻子”。三年了,蝴蝶拒绝了五朗的诱惑,拒绝了贵族的求婚,忍受了生活的困顿,而且用全部的爱抚养着她们的儿子,还要忍受思念对她的折磨。他终于回来了,平可顿回来了,只是他已经是另外一个美国女人的丈夫,而且她们还要合伙抢走她辛苦抚养了三年的儿子。蝴蝶是应该预料到这一点的,把儿子给平可顿,她们会对他好的。只是蝴蝶终于可以飞走了,祖先的坟头或许还可以接纳她这个孤单飘零的不孝女子,武士道精神最终还是成为她短暂生命的不幸归宿:不能光荣的活着,那就光荣的死去。